News-资讯-正东YOUNG-不一样的风景

重回渡口昆勘基地记

作者:李祚平

    五十年前,建设发展中的新中国,面临着非常严峻的世界局势。在毛主席的“深挖洞,广积粮,备战备荒为人民”伟大战略思想指导下,为在云贵川三省建立全国的战略大后方,国家的很多重点工业纷纷向云贵川三省搬迁重建,这个战略大迁栖称为“三线建设”。当年位于金沙江边的渡口市(今日的攀枝花市)就是作为国家战备钢铁基地而建的,是国家的重点三线建设项目,也是一个新兴的钢铁新城市。

    1972年的我,刚参加工作,才完成了就业教育和基本培训。1973年春节刚过,就和测量队的其他同志一道,来到建设中的渡口钢铁新城,参加三线建设。这时侯的渡口,三线建设正如火如荼进行中,沿金沙江两岸的荒山上,已经建起了铁路、公路、发电厂、选矿厂、刚屹立起来的钢铁厂高炉、刚经历了十万吨级大爆破的朱家包包铁矿山等等,一个即将建成的新钢城展现在我的面前,确实让我兴奋了一阵子。但在当时的“先生产后生活”的建设思想指导下,整个渡口市几乎没有什么生活设施,人们的生活非常艰苦,几百万第一代渡口人的住宅都是荒野上的席棚子(远远不如今天建设工地上的工棚),食堂、商店是席棚子,甚至政府各机关单位的办公室、招待所等也都是席棚子。金沙江两岸除了生产设施外,全是一片荒野上的席棚子。我为自己成为国家三线建设和渡口钢城的第一代建设者,感到无尚荣光。当时的口号是“早日建成大渡口,让毛主席睡好觉!”


    我所在的单位在渡口被称为“昆勘”(代号2-16信箱),在渡口密地大桥旁设昆勘基地。昆勘承担着整个渡口建设中的生产设施、生活设施以及整个渡口新城的地质勘探和测绘任务。在这里,我为国家三线建设的重点项目——战备钢铁基地、为渡口新城的建设奉献了六年的青春时光。直至1978年恢复高考,我考上大学,离开了我战斗和生活了六个年头的渡口现场。当年我曾骄傲地说过:“渡口每一处的建设变化,渡口的一草一木,我都了如指掌”。当年的昆勘也被称为“为渡口建设立下汗马功劳”的功臣。


    今天,2016820日,我重回渡口昆勘基地。当年的钢城渡口市早已更名为攀枝花市。金沙江两岸到处高楼矗立,高速公路通达四方,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完全已是一个现代化的繁华山城。除了当年的主要地名和当年的主干公路没变,我再也找不到当年的痕迹了!我驾车沿着导航指引的路线来到“昆勘基地”,第一眼就看出了当年三层楼的基地主楼,四十多年了,他仍然站在那里,苍老了许多,好像是在守候我的到来。这栋基地主楼是74年建成的,是当年渡口密地大桥旁的第一栋砖房,也是陈燕萍设计的第一栋建筑。四十多年过去了,我看到她倍感亲切。现在基地的入口仍在原位置,新建了大门和围墙,基地内的席棚子已经变成一排排砖砌平房,布局和四十年前几乎一样,这使我回忆起了诸多往事,包括我在渡口艰苦奋斗的工作历程,我乐观的基地生活趣事,乃至我的初恋。可是,当我看到多栋房屋的墙上都写有“拆”字时,基地经理告诉我,这里很快就要拆除盖高楼了,明年来可能就看不到了。听了这话,心中顿感莫名的凄凉,这里历史的痕迹将被抹去,曾经的建设者们将被人们遗忘!!


    四十四年再回首,重回故地,掀起我生活的浪花,重新激起我当年的激情;四十四年弹指一挥间,重回故地,感慨万千! .......不因时间的飞逝而懊悔,只为曾经的付出而自豪。

 

©2016 昆明新正东阳建筑工程设计有限公司   滇ICP备14000856号. 技术支持 云南实创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