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资讯-正东YOUNG-不一样的风景

登东川雪岭记

作 者:张战书

秋风冷雨肆虐兮,道路泥泞人蹒跚。

茫茫云雾缭绕兮,紧锁峩峩高山巅。

漫天大雪飞舞兮,素裹凄凄荒芜地。

极目雄鹰翱翔兮,雄踞苍穹瞰峰峦。

雪岭修远辽辽兮,路漫漫何其难行。

 

周末的清晨,淅淅沥沥的小雨伴随我们开始了东川雪岭之行。队友男女老少十余人,大多是“光头教练”旗下的资深驴友。旅途中,这些驴友朋友将给彼此带来无尽的快乐和意想不到的惊喜。


雨点和阳光交替出现,抵达东川红土地时,天空放晴,驻足远望,清凉的山风扑面而来,轻轻地吹拂着我们的脸庞,闭上眼睛深呼吸,带着泥土气息的新鲜空气沁人心脾。远处山峦纵横交错、层峦叠翠、延绵不绝,山顶云雾缭绕。红土丘陵一望无际,云雾缥缈的辽阔天空,飞机从视野中缓慢安详而过,变幻莫测的云朵好像要追随飞机而去,可一转眼的功夫,有的便消散得无影无踪。田野里种植着正待收获的油菜、土豆、荞麦,近处,冬小麦正在发芽,到处呈现出一片片金色、绿色和深浅不一的红色,如同披上了一张五彩斑斓的毯子。这旖旎的风光,足以使人心旷神怡。

等待午餐的间隙,大雨哗哗而下。大家围坐在一起午餐,相互熟悉,不再矜持,轻松闲聊。车在蜿蜒逶迤的盘山公路上行进,车外阴雨绵绵,车上欢声笑语,大家相互打趣、调侃,熟悉的人互相爆料过去旅途中的那些“囧事儿”。有一慈眉善目的老哥,圆脸、光头、络腮胡子(此哥非“毛哥”),极具幽默感,是逗哏“高手”,与几个姐妹和“光头教练”相互逗捧, 将欢乐的气氛推向高潮。


欢笑声过后,有熟睡的鼾声与汽车马达的轰鸣声一路作伴。临近黄昏,抵达客栈,此时雨已停驻,客栈背后矗立的群山巍峨挺拔、高耸入云。努力抬头仰望,距离如此贴近,有一种强力的压迫感和不安全感,以为这峰便是雪岭。客栈房东,一位二十多岁、微胖、身着迷彩服、绰号叫 “野狼”的年轻人指着与客栈隔溪相望的山峦说,那才是雪岭,雾太浓,看不见。跟随房东的提示极目远眺,对面山峰重峦叠嶂,浓雾紧锁山巅,不曾有散去的迹象,感觉山在虚无缥缈间,如同一幅黑白的水墨山水画。明天的攀登目标还藏在浓雾之中,那得有多遥远的路程?想想心中不由发憷。

晚饭前,只身一人徜徉在溪水河畔,只闻流水声潺潺,用心体会这“偷得浮生半日闲”的心境。天气异常阴冷潮湿,用手触摸,山间溪水冰冷刺骨,不由遐想,情绪低落之人若是对着这般景致,那得有多伤感?

客栈主人端上来热气腾腾的羊肉汤锅,大家围坐在炭火旁,其乐融融,就着一杯小酒,吃得暖和的血液迅速在全身幸福地流淌,感觉非常惬意和满足。


入夜,秋雨唰唰下,大家开始担心明天怕是上不了山了。人们在院子中央的遮雨棚下燃起了篝火,在远古的夜晚,人类的祖先就是用他的光和热来驱赶野兽和寒冷,在这风雨交加的夜晚,篝火显得特别的明亮而温暖。雨一直下,后半夜,被一泡尿憋醒,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穿上雨衣下楼到外面上厕所,心里怨恨自己睡前为何不少喝点水,越发感觉这天气为何如此凄风苦雨。

天明时分雨停了。

餐后,安排好向导和马匹,准备出发。两队人合并,二三十人的队伍,就剩十几人上山。一半多人骑上马,披上遮风挡雨的羊毛毡子。

越过公路边的溪谷和凹地,往山上行进,羊肠小道泥泞不堪,道路两旁的地里种植着成片的玛卡。深秋的风雨催得树上黄叶凋落。跟随向导一路前行,进入了高大的杉树林,林中云雾笼罩,沿着陡坡山路快步前行,开始气喘吁吁、大汗淋漓。

突然间,杉树林消失了,云雾渐渐散开,回头俯望,杉树林显得异常挺拔和葱郁,就像忠诚的卫士,亘古不变地静静守卫在山脚。

广袤无垠的大地在眼前蔓延开来,带刺的荆棘与枯黄的小草悄无声息地紧紧匍匐在大地上。山陵是起伏的,道路是崎岖的,只因植被稀疏、低矮而显得视野开阔,土壤异常贫瘠,随处突兀的裸露岩石身着苔藓或地衣,与“癞蛤蟆”的皮一般,沟壑中的溪水不湍急,也不因彻夜的秋雨而特别满,这就是一片原始而荒芜的大地。身着黑披风的鹰或鸦在辽阔的天空中孤傲地滑翔,划向天际直至消失在云雾里也未发出一丝声音。


   怀着对登顶的无限期待与憧憬,我与队友“宇星”兴奋地加快了速度,与其它队友甩开了一段距离,却又走走停停,若即若离。


仰望远方的山峦,灰白的云雾弥漫在天地间,躲藏其后的雪山若隐若现,我们开始有点小激动,急不可待向雪山进发,稀疏的雪花开始飘洒,荒芜大地原本的枯黄被部分隐去,装点上了星星点点的白色,显得特别明快而活跃。

昨夜在大本营露营整装待发的一队人马,被风雪吓断了去路,丛山坡上缓步而下,与我们擦肩而过,善意地提醒我们最好折返。

高处,没有了雪花飞舞,却满山白雪皑皑,非常耀眼。大地的这身银装素裹是大自然一夜功夫的神奇杰作。昨晚,一场漫天的飞雪降临了滇中第一峰,给大地温柔地盖上了一层厚厚的雪毯。

到达大本营,稍作休整等待队伍集结,昨夜露营者在地上留下了炊烟的余火和帐篷的印记。向导与我们分享了烧熟的土豆,剥了皮的土豆,在寒冷的空气中热气腾腾,一口咬下去,又面又香,感觉温暖而幸福,大家还彼此分享了品种繁多的美食,在这寒冷的高山,这些可口的美食因缺乏温热,都不如烧土豆这般记忆深刻。

休整后,又有部分队友往山下撤了。上山的路异常险峻,攀坡漫生的低矮杉树被白雪装点成名副其实的圣诞树,顺着碎石酥松的陡坡深一脚浅一脚往左侧高山迈进,膝盖因寒冷潮湿而变得有些僵硬,脚踩在厚厚的积雪上,发出“吱吱”的响声,我们都保持沉默,专注于脚下的路、高处的山。积雪掩盖了前行的道路,没有向导的指引,不敢盲目前行。因路途过于艰难,又有一些队友撤回去了。继续上山的还有五人,包括一名向导,一位大妹子,三个男人。

登临至海拔4210米,落脚的地方横向几乎只够站一人,峰顶近在咫尺,前面裸露的巨石陡峭而光滑,上有稀稀拉拉的积雪覆盖。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跃跃欲试,准备登临拱王山系雪岭主峰最高点,向导果断地制止了我们,说,即使是天气晴朗的日子,没有登山绳的保护,也是万不能去的,贸然涉险,后果不堪设想。俯瞰脚下,悬崖峭壁如刀削一般,万丈深渊中浓雾弥漫,若是坠入,只怕是要化成一滩血水。遥望天际,雪山精灵——雄鹰在苍穹自由翱翔。感谢您!雪山精灵,因为有您的陪伴和呵护,雪山才不会感到孤独与寂寞。

能相约登山是缘分,大家合影留念,虽未登顶,却欣慰而不失望。

  真是:“秋风冷雨肆虐兮,道路泥泞人蹒跚。 茫茫云雾缭绕兮,紧锁峩峩高山巅。漫天大雪飞舞兮,素裹凄凄荒芜地。极目雄鹰翱翔兮,雄踞苍穹瞰峰峦。雪岭修远辽辽兮,路漫漫何其难行。”。

 

 

©2016 昆明新正东阳建筑工程设计有限公司   滇ICP备14000856号. 技术支持 云南实创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