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资讯-正东YOUNG-不一样的风景

红嘴鸥.雪

图/文:饶红

      鲁迅先生说过:“暖国的雨,向来没有变过冰冷的坚硬的灿烂的雪花。”我以为,鲁迅先生说的“暖国”大概没有包括昆明吧。昆明素有“春城”的美誉,算不算鲁迅先生说的“暖国”呢?我不得而知。但是,昆明的雨,有时候是会变成冰冷的、坚硬的、灿烂的雪花的。所以,久居昆明的人们,对于雨变成雪,总是充满了期待。


      不仅如此,也许是上苍对昆明的眷顾吧,三十年前的某一天,从遥远的西伯利亚飞来了一群白色的精灵---红嘴鸥。从此以后,除了对雨变成雪的期待之外。红嘴鸥就成了昆明人入冬的期待了。那鸣叫着、飞舞着的精灵,不也胜似漫天的雪花吗?


      雨变雪,要得天时地利,因此,并不是年年都有。高原气候千变万化,早上还晴空万里,下午就可能风云突变,说不定,稀稀疏疏的雪花就撒落下来了。可是,正当人们满心期待来一场大雪时,才知道那白色的精灵,不过是在逗你玩呢,撩拨你心痒痒时,转瞬消失得无踪无影了。


      红嘴鸥可不一样,除了天时地利,还得有人和。而且,只要三者具备,便绝不负你。记得《格林童话》里有一则故事:有一个渔夫每天出海打渔,每当他划着小船在海里打渔时,总有一群海鸥跟随着他,有时甚至歇到他的船上,好像是和他作伴。有一天他就想,打渔这么辛苦,何不抓海鸥来充饥呢?可是没想到,第二天他出海打渔时,却再也没有海鸥与他为伴了。

      昆明有一个真实版的老人与海鸥的故事。老人吴庆恒非但没有动过红嘴鸥的心思,而是十几年如一日地爱鸥、护鸥、喂鸥。其实,在昆明,像吴庆恒老人这样的爱鸥者,又何止千万。爱鸥、护鸥、喂鸥,已经成了久居昆明的人们自然而然的习惯,不论男女老幼。于是,昆明人与红嘴鸥的冬季约会,成了每年的固定节目,三十年来,从未爽约。这就是天时、地利、人和。


     昆明的冬天来得晚,当北方寒风凛冽时,昆明还有春暖花开的感觉。这时候,昆明人就会盼望着天气冷一点,好早点看到“新朋旧友”。许多人就会互相询问红嘴鸥来了没有。而某一天,不经意间,红嘴鸥就如期而至了。红嘴鸥来昆明有一定的节奏,并不是一哄而至。总是会有一批先头部队先来报到,好像是先来打个招呼,好让昆明人准备好鸥粮。毕竟,从西伯利亚千里迢迢飞到昆明,昆明人是应该好好犒劳一下这些“新朋旧友”了。于是呼,当昆明人准备好鸥粮、相机,带上小孩,约好朋友时,大批的红嘴鸥便唱着嘹亮的歌声翩翩地来了。


    

  昆明的雪却飘忽不定,虽说比红嘴鸥少了一个条件,但并不是年年可以等到。正因如此,往往会有意外的惊喜。与朔方的雪、江南的雪不同,昆明的雪来得突然,去得倏然。且不说飘忽不定的零星过客,有时候,突然来一场大雪,老天爷也不事先打招呼。头天还没有征兆,第二天一大早,已是白雪皑皑了。于是,好像还没充分就去赶赴一场盛宴,临时临了才考虑要不要去上班?先去翠湖还是先去云大?去西山还是去植物园?这是怎样的欣喜啊!南国春城霎时大雪纷飞,银装素裹。但这样的景象又不同于北国的萧然清冷,江南的一片灰蒙。昆明的雪景,即便是在漫天的雪花之下,仍然萌动着大自然的生机,散发着生命的灿烂。看,银杏的黄叶尚未落净,梅花已傲雪怒放、广玉兰吐露芬芳、茶花展开笑面、各色小花争奇斗艳,甚至,迎春花也等不及春天的到来就黄灿灿地冒出来了。然而,正当你准备充分,谋划妥当,第二天整装待发时,却突然发现,那白茫茫的大雪竟然倏忽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仿佛那飞舞的雪花不曾飘落过。但确然,大地干净了,空气清新了。分明是,那轻灵的雪花,给春城昆明进行了一次迎接新春的、圣洁的洗礼。

      是的,只要天时地利人和还在,我们总可以有所期待。期待着如约而至的红嘴鸥,期待着临空飞舞的雨的精魂。哦!红嘴鸥,雪。
写于2015年12月14日

©2016 昆明新正东阳建筑工程设计有限公司   滇ICP备14000856号. 技术支持 云南实创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