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s-主张-观点

无它,但得体尔

 作 者:饶 红

--------普洱俊宏.誉园设计所得

 

俊宏.誉园项目位于普洱市茶城大道旁,茶城大道是普洱市的一条南北向主干道,也是一条景观道。项目用地是原来的思茅林业学校,随着城市的快速发展,昔日的偏僻地带已然成为了区位不错的地段。于是,开发商对项目寄予了很高的期望值。

 


期望值高,想法就多,这是不太成熟的开发商普遍存在的问题。由于开发商对产品定位想法太多,又犹豫不决,导致方案做了n多轮,反反复复做了近三年的时间。最终还是定位以住宅为主的常规住区。

 

在中国经济建设,城市建设高速发展的阶段,三年的时间会对项目造成始料不及的影响。

俊宏.誉园项目在这期间即摊上了两个变化。其一,其中一条主干道的建筑退距由原来的5米变为10米。这就使建筑净用地面积少了许多,在保证建筑层数及容积率不变的前提下,意味着更大的密度。其二,普洱市掀起了给建筑“穿衣戴帽”的热潮,而茶城大道作为普洱市的景观大道,建筑的“穿衣戴帽”自然成为了规划审查的重点。加上建筑民航限高(计算下来最多九层),基地的极不规则和基地内6米的高差。使看似普通的一个住宅项目变得复杂而艰难起来。

 

首先,多层建筑做到2.0的容积率,30%的密度,布置下来基本上是“满铺”的状态,难以形成比较集中的景观绿地。其二,由于民航限高的限制,给建筑造型“穿衣戴帽”造成了极大的困难。其三,6米的高差对地下车库的设计也是一个挑战。如何有效而合理地解决这些问题,是颇费考量的。于是,想到了两个字“得体”。

 

“得体”,是关肇邺先生在做清华大学图书馆时的主要考量。其实也可以说是建筑设计的普遍规律。但是,许多建筑师在做具体项目时,往往为了“求新求变”而变得盲目,忘记了“得体”二字,做出一些“奇奇怪怪的建筑”,这且不深入讨论。针对本项目,窃以为所谓“得体”,就是要“因地制宜”、“量体裁衣”、“合乎体宜”。

 

因地制宜

 

因项目用地极不规则,且有6米的高差,也就是地形地貌复杂。这些难点,如果消极对待,就会难以适从,但如果加以积极的利用,就会变成特色。设计采取了以下方法:1、扩大低地范围,以增加9层的建筑,满足项目的容积率要求;2、利用地形高差做成两个地下室,以减少土方量。两个地下室通过通道联通,以减少出入口,提高利用率,也便于管理;3、利用地形高差做成台地建筑,以丰富建筑景观层次。

 

量体裁衣

 

项目净用地面积3.43公顷,按照我国居住区设计规范的分类,只是一个“组团”级别的规模。这样的规模,按理不应该有太多的户型。但如果这样,加上项目的地形地貌因素,就会流于平庸,难以成就项目的特色。因此,在方案设计之初,我们就积极说服甲方安排少量的别墅产品。这样的好处有三:1、可以提高项目的“档次”,虽然有点牵强,但这是说服甲方的最好理由;2、可以营造比较舒朗,开阔的外部空间环境,整体提升项目的空间品质,这才是我们所希望达到的。由于普洱地处北回归线以南,气候温和,四季如春,日照充足。因此,普洱的住宅对朝向并没有太严格的要求。这就可以根据项目的地形,适当布置一些非南北向住宅,得以在满足容积率的同时,营造比较舒朗开阔的外部空间环境,形成环境“气场”。同时,也可以充分利用城市道路满足消防要求,以减少区内的消防通道,提高绿地率,增加绿化景观。

 

 

     合乎体宜

 

    “穿衣戴帽”,是很多政府官员喜闻乐见的事情。项目在设计过程中即赶上了普洱“穿衣戴帽”的热潮。但“穿衣戴帽”不论对建筑师还是甲方,都是一道“紧箍咒”。于建筑师而言,捆住了手脚,扼杀了更多的可能性,相信很多建筑师都有切身的体会。于甲方而言,增加了建筑成本。尤其对于本项目而言,因为严格的民航限高,一旦戴上帽子,就会超出限高,但不戴又不行。开始,甲方还抱有侥幸心理,让我们试着做了一轮没有“穿衣戴帽”的方案。但很显然,这样的方案没有通过规划审查的可能性。于是,问题就由“要不要穿衣戴帽”变成“如何穿衣戴帽”。

 

首先,由于民航限高的限制,只能戴“矮帽”,不能戴“高帽”。这是毋庸置疑的。其次,所带之“帽”必须是“地方风貌”。那么,什么是普洱建筑的“地方风貌”呢?当时普洱市正在进行的“穿衣戴帽”是“地方风貌”吗?这是一个值得深入研究的问题。因本文只讨论我们如何“穿衣戴帽”,暂且不论。

 

相比于我国动辄几千年的诸多其它城市,普洱实在是一个很年轻的城市,而且是一个以外来人口为主的城市,而且,这些外来人口,主要是汉族。这样的城市,它的建筑特色是什么,它有鲜明的建筑特色吗?事实上,由于近些年大面的拆旧建新,普洱的传统建筑几乎荡然无存了。就连昆明这样的“历史文化名城”,它的“历史文化”,尤其是“建筑历史文化”还有多少呢?因此,要在普洱寻找到能“体现普洱特色”的建筑式样,确乎是无所适从的。于是,我们把视野投向很广阔的范围。这个范围就是“汉民族文化传统建筑”。

 

虽然这样的“投向”,只是是一个无可奈何的权宜之计。但也可以说是一个“合乎体宜”的选择。首先,普洱毕竟不是一个少数民族地区,而是一个“汉民族为主”的地区。既然是汉民族地区,那么用汉民族传统建筑特色也就无可厚非了。如果是在大理,西乡版纳等少数民族地区,特色鲜明的地区,这样的做法就显然不妥。其次,虽然我国幅员辽阔,地区差异很大,但由于两千余年儒家思想的高度统一,使得汉民族传统建筑特色在差异性的同时,具有一定的普遍性和一致性。比如说“院落”,“瓦屋顶”,“木结构”,“山墙”等等。虽然各地的“院落”,“瓦屋顶”,“木结构”,“山墙”各有不同。但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他们基本分不清,也不关心这些细节。比如说一顶“瓜皮帽”,就可以戴在云南人的头上,也可以戴在安徽人的头上,或者北京人的头上,只要他们是汉族,都没有什么不妥,只要大小合适(得体)。但是,你不能把“瓜皮帽”戴在大理白族或者西乡版纳傣族人的头上。

 

基于这样的认识,我们截取了一些汉民族传统建筑的基本语言,加以提炼,运用在项目设计上。这些特色很难说是云南的或者是安徽的,普洱的或者是桐城的。总之,它是中国汉民族传统的。虽然如此,并不是说就可以万事大吉了。还要在体型,材料,色彩,尺度,比例等方作精心的推敲,搭配,使之合乎逻辑,自然而得体,做到“合乎体宜”。于是,我们进一步说服甲方牺牲一点容积率,在顶层做了一些复式房,使建筑有“退台”。使得建筑能够戴“矮帽”的同时,丰富了建筑的体型。容积率也从2.0降到了1.93,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居住密度。

 

经过“穿衣戴帽”的方案报到当地规划部门后,不但获得了全票通过,也得到了与会专家的一致好评。经过近三年的建设,已经竣工验收。项目最终建成的效果,虽然有些细节还是没有做到位,景观设计因为甲方外包,也未能如实体现我们的构想,遗憾总是免不了的。但总体来说,还是基本到达了预期的效果,也得到了甲方、施工方、监理方、管理方、路人的一致好评,很多人觉得有“新意”,甚至作为其他项目的参照对象。这是甚感欣慰的。

 

为什么一个基本谈不上“创新”的设计项目,却能散发出许些“新意”,且得到大家的一致好评?我以为,主要原因就在于它的“得体”吧。

 

2017926

 

项目信息

项目名称:俊宏.誉园

项目地点:云南省普洱市

建设单位:普洱市俊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设计单位:昆明新正东阳建筑工程设计有限公司

          致大建筑工作室(方案)

主持设计:饶红

主创人员:饶红、李丽伟、李仕鹏、魏玲、赵云杰

主要指标:

用地面积:3.43公顷

总建筑面积:113813m2(地上:84777m2地下29036m2

建筑密度:29.10%

建筑容积率:1.93

绿地率:30.12%

层数:2-9

总户数:414

 

作者信息:

作者姓名:饶红

工作单位:昆明新正东阳建筑工程设计有限公司

技术职务:总建筑师、致大建筑工作室主持建筑师

    称:高级建筑师、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

联系电话:13888200908

电子邮箱:327291859@qq.com

 

 

©2016 昆明新正东阳建筑工程设计有限公司   滇ICP备14000856号. 技术支持 云南实创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