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s-主张-观点

中国私家园林艺术精神(十)

作 者:饶 红

六、循环往复的时空观念

 

(三)、曲径通幽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唐.常建),虽然说的是寺庙,却在很大程度上道出了中国私家园林路径的特征。路径是创造园林空间的主要要素之一。在中国私家园林中,路径要创造的空间意境,仍然是宇循环往复的空间意境。因此,在中国私家园林中,可以说非曲不成路,非折不成廊。因为只有蜿蜒曲折,连绵不断的路径,才能创造出“无往不复”的空间意象,达到“方方侧景,处处临虚”、“移步换景”的空间效果。创造出“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意境。

曲径通幽2

 

清代玩家李渔说,“径莫便于捷,而又莫妙于迂”(李渔《闲情偶记》)。迂者,迂回曲折也。我们曾经反复说过,中国私家园林是典型的“咫尺山林”和“城市山林”,占地都比较小,这是客观条件的限制。另外,中国私家园林是典型的“心境自然”,“壶中天地”,这却是主观的追求。在这样的客观限制和主观追求之下,中国私家园林路径的设置,就必然不是为了“捷”,而是为了“妙”。因此,迂回曲折的路径,在中国私家园林里就顺理成章了。由此我们也才能理解,为什么在中国私家园林中,不论园林大小,其中的路径都是迂回曲折的。因为只有“曲径”,才能“通幽”,“幽”者,“妙”也。

留园曲径1

留园路径

苏州留园是中国私家园林中的较大者。除了“冠云峰”外,留园迂回曲折的路径也令人印象深刻。留园占地约35亩,也就是大约两个足球场的大小,这在中国私家园林中,也是算大的了。我们知道,绕着标准运动场跑一圈,就是400米。而在留园中,竟然创造了长达近700米的曲廊,这还不包括室外的路径。如果不是采用“迂回曲折”的手法,是很难达到的。于是,当你在游览留园时,才会产生总也逛不完的感觉,总会发现似曾相识,而又有所不同。往往在“山重水复疑无路”之时,发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惊喜。这就是“曲径通幽”,这就是“妙”。

留园路径

苏州园林路径图

 

留园曲廊1

留园曲廊

 

留园曲廊2

留园曲廊

 

留园曲廊3

留园曲廊


留园曲径2

留园路径


俞樾,清末著名学者、文学家、经学家、古文字学家、书法家。现代诗人俞平伯的曾祖父,章太炎、吴昌硕、日本井上陈政皆出其门下。除了享有以上的盛名之外,俞樾也是一个造园家,而他所造的园子,直接就叫做“曲园”。俞樾在曲园生活三十三年,著述讲学,著作等身。其自题“小竹里馆”联:“园以曲成趣,客无茶不欢。”也生动地说明了中国私家园林在“咫尺天地”中成“咫尺山林”,路径幽曲而避免一览无余。这里说说的“趣”,也就是李渔说说的“妙”。反过来说,如果“不曲”,则难以成“趣”。而曲园曲廊联:“曲径通幽处,园林无俗情。”分别取唐王建和晋陶渊明的诗句,也是同样的道理。反之,如果不“曲”,则“俗”。


曲园2

苏州曲园


需要说明的是,在中国私家园林中,所谓的“曲”,实则包括了“折”。举个简单的例子,我们中国木匠最常用的“曲尺”,其实是“折尺”。因此,我们不能机械地去理解“曲径通幽”,而认为在中国私家园林中不能有“直径”。而实际情况往往是:路径多为曲,廊子多为折。这也是我们欣赏和理解中国私家园林时所要注意的一个特征。


我们所熟知的拙政园、怡园、沧浪亭等等等等,莫不如此。即便是最小的残粒园,也是如此。之所以反复提到残粒园,不外呼想说明,即便是如残粒园这样小的私家园林,它所追求的空间意境,它所包含的园林要素,也丝毫没有打折扣。它的路径,也是讲求“曲径通幽”的。

廊

中国私家园林中最普遍的折廊


苏州怡园平面

苏州怡园的折廊与曲径(张家骥《中国造园史》)


苏州拙政园平面

苏州拙政园的折廊与曲径(张家骥《中国造园史》)


苏州沧浪亭的折廊与曲廊(张家骥《中国造园史》)

 

图片1

苏州残粒园(张家骥《中国造园史》)

 

©2016 昆明新正东阳建筑工程设计有限公司   滇ICP备14000856号. 技术支持 云南实创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