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s-主张-观点

中国私家园林艺术精神(九)

作 者:饶 红


六、循环往复的时空观念


(二)堆山理水

 

   “冠云峰”,是中国私家园林“假山”的典型代表,近乎完美地体现了中国私家园林假山“瘦、皱、漏、透”的要素和特征,而且其“经营位置”也是独具匠心,使“冠云峰”成了留园的“镇园之宝”。因此,围绕“冠云峰”,设置了“冠云楼”、“冠云台”、“冠云亭”等诸多不同角度、不同高度的位置,可以欣赏“冠云峰”,并引起共鸣的地方。


“冠云峰”之南为“浣云沼”,是一方水池。这方水池虽小,却极为重要。“浣云沼”的“理水”处理,不仅与“冠云峰”两相呼应,形成“山水意境”,而且使得“冠云峰”与“林泉耆硕之馆”拉开了距离。我们知道,“林泉耆硕之馆”是一典型的“鸳鸯厅”式建筑。所谓“鸳鸯厅”,就是把一个厅一分为二,形成两个相对独立的空间,从而使建筑赋有空间和时间的变化,这也是中国私家园林“壶中天地”的时空观念在建筑上的体现。



可以想见,如果游人从南面入园,首先进入的是“林泉耆硕之馆”南面的一方小院,通过小院进入“林泉耆硕之馆”之南厅,可在此小坐,品茗。这个时候,游人所在,是一个相对封闭,狭小的空间,在此品茗小憩,正得适宜。小坐品茗之后,游人从南厅转入北厅,隐约间看见一峰独秀,若隐若现,便会产生一睹为快的期待感。于是,信步出外,来到“林泉耆硕之馆”之北部平台,便觉豁然开朗,“冠云峰”卓然独立,似“天外飞来”。于是,“此峰疑天外飞来,历劫饱风霜,夐绝尘寰谁伯仲;斯地为吴中最胜,后堂绕丝竹,婆娑岁月若神仙”(林泉耆硕之馆楹联)之感便油然而生。此时,如果我们稍加回味,便可领略为何“林泉耆硕之馆”设南院北台之妙用。南院对南厅,正好小憩品茗,北台临“浣云沼”,对“冠云峰”,则正好可以欣赏“峰疑天外飞来,历劫饱风霜”的“冠云峰”。但此时,由于“浣云沼”的存在,“冠云峰”虽“近在咫尺”,却“可望而不可及”。要全方位的欣赏“冠云峰”,则可以闲庭信步,至“冠云台”,尔后,经过迂回曲折的“长廊”,到达“冠云楼”。登斯楼也,凭栏远眺,心旷神怡,宠辱皆忘。或吟诗作对,或默然静思;或仰天长啸,或底首沉吟;或怀忧国忧民之志,或生退隐山林之想,万千感慨,杂然而生。



高潮过后,意犹未尽,念念不舍,一步三回头。及至楼下,举目而望,前有一亭,名曰“冠云亭”。“亭”者、“停”也,亭中小坐,四面临虚,清风徐来,心旷神怡。若游意未尽,可折而向西,继续游览。若想稍作小憩,则可到“待云庵”。庵南庵北,皆是佳境,或品茗味禅,或静思修禅,皆无不可。

苏州留园“冠云峰”庭院平面图

留园冠云峰

苏州留园“冠云峰”

留园冠云峰2

苏州留园“冠云峰”


与留园“冠云峰”“一峰独秀”不同,苏州狮子林是以“假山”众多而闻名的典型代表。狮子林假山之多,占地面积约2.3亩,山体分上、中、下三层,有山洞二十一个,曲径九条。狮子林的假山,不仅多,而且怪,可谓层峦叠嶂,千奇百怪。山顶石峰有"含晖""吐丹""玉立""昂霄""狮子"诸峰,各具神态。不仅如此,狮子林的堆山理水,山水相连,峰回路转,常在山穷水复疑无路之时,转而柳暗花明。假山西侧设狭长水涧,将山体分成两部分,假山深处,山石做悬崖状,一股清泉经湖石三叠,奔泻而下,形成了引人注目的人造瀑布。园中不仅怪石嶙峋,且水景丰富,溪涧泉流,迂回于洞壑峰峦之间,隐约于林木之中,藏尾于山石洞穴。

狮子林假山10

层峦叠嶂,千奇百怪(狮子林)

 

狮子林假山7

山水相连、依山傍水(狮子林)

 

狮子林假山8

山中有洞、洞中有山(狮子林)


因此,我们欣赏狮子林的假山,不仅要看到它的千奇百怪,异峰突起。更要领略它的层峦叠嶂,山水相连,峰回路转,领略中国私家园林无往不复的空间观念。清代文人朱炳靖游狮子林假山后写道:“对面石势阻,回头路忽通。如穿几曲珠,旋绕势嵌空,如逢八阵图,变化形无穷。故路忘出入,新术迷西东。同游偶分散,音闻人不逢。”在体验无往不复的园林空间的同时,也能生出“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的遐想。

狮子林假山11

水中有山、山中有水(狮子林)

狮子林假山13

峰回路转、豁然开朗(狮子林)


狮子林瀑布

怪石嶙峋、流水潺潺(狮子林)


或谓狮子林因园内“林有竹万,竹下多怪石,状如狻猊(狮子)者”,故名为“狮子林”,未免流于肤浅。更有牵强附会者,把“假山”做成“狮子”状,让人哭笑不得。或病垢狮子林的假山过于繁复,那是不理解中国私家园林无往不复的空间观念之故。把自己当成小孩,把假山当做迷宫,自然不能理解中国私家园林堆山理水的艺术精神。更有甚者,以攀爬假山,拍照留念为乐,则不仅有破坏文物之嫌,更是贻笑大方了。


狮子林假山9

状如狮子、牵强附会(狮子林)


狮子林假山4

登山拍照、贻笑大方(狮子林)

留园的冠云峰,狮子林的假山。一个一峰独秀,清池倒影;一个层峦叠嶂,山重水复。代表了中国私家园林堆山理水的两极,介于其间者,变化无穷,不胜枚举。但不论大小多寡,其所追求的空间观念和艺术精神却毫无二致,即无往不复的空间观念,自成一体的“壶中天地”。最小者如苏州残粒园,虽然只有0.2亩,但在堆山理水上也毫不含糊。因园极小,中央挖池,利用园之一角堆一假山,山下有洞,山上筑亭。不但洞内可以登亭,使人豁然开朗,而且洞外沿假山亦可登亭,令人心旷神怡。在如此狭小的空间内设置了两种登亭远眺的路径,同样创造了一个无往不复的壶中天地。


苏州残粒园平面

苏州残粒园平面图(《中国造园史》张家骥)


苏州残粒园

苏州残粒园之山、水、亭(《中国造园史》张家骥)



©2016 昆明新正东阳建筑工程设计有限公司   滇ICP备14000856号. 技术支持 云南实创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