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s-主张-观点

机场狂奔记

——一名PMP的反省

作者:马保静


没有想到的是,第一次欧洲旅行,竟以狂奔开场。

一切还要从机票说起。

从昆明到日内瓦,最简单直接、耗时最短的方式是直飞巴黎,然后转机或者转乘火车到日内瓦。然而看似完美的旅行计划中却忽略了一个问题——暑假来了。等我妥妥地办完签证,上网一查就傻眼了,昆明直飞巴黎的经济舱机票已售罄(头等舱不在此次讨论范畴)!看来国人出游的热情真是太高,比我计划周密的大有人在啊!

无奈改变方案,转机北京直飞日内瓦。

 

末路狂奔模式便由一张联程机票正式开启。

 

网上购票平台给出了貌似最佳的方案:早班飞机昆明出发,北京中转二小时四十五分钟,行李直挂,历时十四小时二十分钟,往返票价比飞巴黎便宜一千多。鉴于之前因犹豫错过了直飞巴黎的机票,这次果断出手,很快就付款出票了。

可是心里却有些惴惴不安,二小时四十五分钟中转,虽然不用管行李,但是过海关、过安检、再加上北京机场诺大的航站楼,时间够不够呢?于是上网查询。网友们的说法不一,有说二小时足矣的,有说要留够四小时的。再研究首都机场的平面图和流程,反复计算,看上去时间虽不是绰绰有余但也还够,如果飞机准点,那应该没啥问题。而早班飞机晚点的可能性应该不大吧?

可惜偏偏就是这个“如果”、这个“应该不大吧”出了问题。

 

出发前一直关注天气,同时刷着APP,关注航班的正点情况。连续二周,航班都正点到达北京,出发当天天气也不错,看来一切顺利呀!

终于到了出发的日子。

定好送机的车,凌晨3:50起床,5:40准时到达机场,办完登机、行李托运,一切按计划进行,心里的紧张情绪慢慢放松下来。

然而,延误从登机开始了。

开始延误了半小时,我还安慰自己,没事,来得及。等到舱门关闭后迟迟不见起飞,我的心提了起来。眼看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还在排队、还在等待,而我只能干着急。等到终于起飞,已经晚了一个半小时。

空中飞行三小时,我一直坐立不安,只恨不得飞机变身火箭,立刻飞到目的地。

起落架触地的一刻,离下一个航班起飞还有一个半小时。我盘算着,下飞机到捷运车站走路10分钟,坐捷运20分钟,过关、安检30~40分钟,一个多小时,虽然紧张些,可是勉强够。我是联程机票,不存在停办登记手续的时间限制。这样一想,虽然着急,可是飞机毕竟落地了,也算赶上了吧!

然而出乎意料的事情一件接一件。飞机在跑道上滑行,停停走走,最后居然停了下来!时间就在焦虑中飞速流逝。问空姐,回答是要给专机让路。至于等到什么时候,要等通知。我心里那叫一个焦虑和崩溃呀!

此时已经不敢看表,拿了随身的背包,做好随时冲出去的准备。

舱门终于打开,瞄一眼手表,还有不到五十分钟!早已站在过道上的我们立刻冲了出去,一路狂奔。

已经记不得航站楼内部的景物,只记得按照沿途的服务人员指引,跑过一条条走道,飞奔下楼梯。紧接着,跳上航站楼内部的捷运火车。跳下火车,又狂奔到国际出发大厅。

幸亏还有绿色通道,我们随身带的东西很少,通关速度非常快。过关后,又是三四百米长的候机厅,只能继续冲刺。

等到终于上了飞机,已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这才抬手看表,从上一个航班开舱门,到此刻坐下,我们用了半个小时!

十分钟后,舱门关闭,飞机起飞了......

 

身为一名PMP,一次旅行就是一个项目管理的过程。而这次狂奔的经历,让我对于风险管理有了非常直观的认识。

除了不可抗力之外,联程航班(或者说分段旅行)最大的风险就是中转延误。购票之前,需要重点考虑。而与此相关的,是交通、流程和时间。购票之前,需要尽可能详尽了解中转机场的交通、中转流程,服务水平、工作效率评价等,心中有数,临场不慌。大型机场要考虑到人员密集,留够排队的时间。国际中转需要加上海关、检疫等环节,不能忽略。总结下来,这一环节至少需要二个小时以上。这是不可能压缩的时间,也就是“关键路径”。其中任何一个环节的延误,都会造成整体延误。

“风险触发因素”是前序航班晚点,只要这个事件发生,中转延误就会发生。因此需要有应对前序航班延误的措施。

最有效的当然是不买联程航班机票,而转为购买二段航程的机票,中间预留足够时间,也可以有改签的自由。去年去以色列旅行就是这样做的,风险管理成本是时间和较贵的机票,以及中转住宿、交通的费用,但几乎可以完全规避掉风险,很是轻松。这是风险回避。

其次就是预留充足的时间,在购买机票时考虑足够的中转时间,付出的代价可能是票价比平台推荐的方案稍贵。这是一种风险缓解措施,但不能完全避免风险的发生,因为航班的晚点是一件几乎不可控的事情,预留多少时间只能是估计,需要分析航班的正点率,以及晚点的时间,综合考虑,估算一个相对合理的时间。而这一次,我忽略了这一步,几乎没有缓冲时间,于是,前序航班延误一个半小时,使得后面的一系列延误成为必然。

 

除了以上二种方式,我暂时想不出其它的办法。但从项目风险管理的角度,还有一些细节有趣地印证了书本中的概念。

这次旅行我们都穿了跑鞋出门,而近几年坚持跑步使得我们有体力拔足飞奔,这都是在首都机场航站楼内狂奔的有利条件,也就是说,使“赶工”成为可能。

绿色通道的开放改变了关键路径,去掉了通关排队的环节,压缩了中转时间。

还有,购买航班延误险,是一种局部的风险转移策略,可以一定程度上降低损失。

联程机票、行李直挂,也是减少中转延误的风险缓解措施。当然,这里面还有另一个风险,而且不幸也被我碰上了,那就是行李没来得及挂上,使得我虽然按时到达日内瓦,却不得不身陷“人到了行李没到”的窘境。这也是需要在整个行程中考虑的风险。

 

看来,理论和实践之间,果然差着一张机票呀!

 

好在我们还是赶上了飞机,否则还需要用到另一种风险应对措施——风险接受。呵呵!

最后得出重要结论——

跑步还是一直要练的,万一要赶飞机呢?

 

 

©2016 昆明新正东阳建筑工程设计有限公司   滇ICP备14000856号. 技术支持 云南实创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