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s-主张-观点

中国私家园林艺术精神(七)


作者:饶红

循环往复的时空观念

 

(一)、壶中日月

 

《易传·系辞下》说“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兼三才而两之,故六。六者非它也,三才之道也。”实际上,自从盘古开天地,就奠定了中国人对宇宙时空的认识,即天、地、人三才,而人居天地之间。虽然这只是一个远古的神话传说,却生动地反映了中国人的宇宙空间观念,从而,也造就了中国人“天人合一”的生存理想。

 

“无往不复,天地际也”。既然人生于天地之间,那么如何处理好人与天地的关系,就成了古代中国人研究的终极问题,即“三才之道”。而一部《易经》,正是研究“三才之道”的经典。简而言之,最终的结论就是人必须遵循天地自然的运行规律,与天地自然和谐相处,达到“天人合一”,才能相安无事,无往不利。

 

在古代中国人看来,宇宙是一个生生不息,循环往复,的时空体系。上下四方为“宇”,即空间;古往今来为“宙”即时间。因此,古代中国人对宇宙的认识是一个封闭的系统,而所有的事物都在这个封闭的系统中循环往复,生生不息。中国人的这种时空观念无处不在。每一件事物,既是宇宙循环系统的一部分,又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循环系统。一个人,不仅是一个小宇宙,而且是对应了大宇宙的一个分子。水浒传中的一百零八条好汉,他们每个人都是身怀绝技的好汉,又是宇宙时空中的一个天罡星或地煞星,包公是文曲星。而在古代中国人的观念中,一个人的诞生或逝去,也意味着天上一个星宿的陨落。以《黄帝内经》为代表的中医理论则认为,人不仅是天地之间的一个分子,而且,每个人的五脏六腑都对应着大自然的金木水火土,而在古代中国人看来,金木水火土是一个相生相克的循环系统。一个人有疾病,则意味着人与大自然的节律不能和谐相处,人自身的各个部分不能和谐相处。因此,中医治病,强调“标本兼治”,目的在于调和人与自然节律的和谐,调和人体机能的和谐,从而达到身体和谐舒泰。也因此,人生于天地之间,就要和大自然和谐相处,顺应大自然运行的节律,只有这样,才能“治未病”、“治未乱”,防范于未然。“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于阴阳,和于术数,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故能形与神俱,而尽终其天年,度百岁乃去。今时之人不然也,以酒为浆,以妄为常,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以耗散其真,不知持满,不时御神,务快其心,逆于生乐,起居无节,故半百而衰也。”(《黄帝内经》)。“是故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此之谓也。夫病已成而后药之,乱已成而后治之,譬犹渴而穿井,而铸锥,不亦晚乎。”(《黄帝内经》)。

 

“袖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一语道破了中国人这种循环往复的时空观。在中国的神话传说中,疏袍广袖,可以装下任何东西,是一个“乾坤”。神通广大的孙悟空也逃不过“乾坤”的法则而经常吃亏。而“壶中日月”,也是一番天地。话说东汉时,汝南城中有位卖药老人,他的药都装在葫芦中。古人称药葫芦为“壶”,因为不知老人姓名,便管他叫壶公。壶公卖药,口不二价,价廉物美,且药到病除。因此,虽然药价很低,但由于求者甚众,所以收入颇丰。但壶公并不贪财,自己只留下三十钱,其余的都施舍给街头挨饿受冻的穷人了。壶公日复一日地卖药,只是日落之后,人们便不见他的身影,只见到空荡荡的屋子里挂着个葫芦。这引起了一个人的注意,即当地一个叫费长房的小官吏。他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悄悄观察壶公,发现了其中的秘密。原来,每当日落时,老人便纵身一跳,躲进了挂着的大葫芦中。费长房断定壶公绝非凡人,便想拜壶公为师,他跟随壶公跳入壶中,发现里面竟是另一番天地,回廊曲折,亭台楼阁,应有尽有,俨然是一个日月朗照的神仙世界(见《后汉书·方术列传·费长房传》)。传说道教祖师张天师的弟子张申,号称“神仙壶公”,他也有一把酒壶。只要念动咒语,壶中会展现日月星辰,蓝天大地,亭台楼阁等奇景,而他晚上便钻进壶中睡觉,也是一番“壶中天地”。

 

中国私家园林,又何尝不是一个“袖里乾坤、壶中日月”呢?在苏州园林中,有一个私家园林就叫“壶园”。壶园占地仅300平方米,惜毁于1973年,好在有刘敦桢先生在《苏州古典园林》中的记载,并有测绘图,使我们今天还能领略那“壶中日月”的精妙。由刘敦桢先生的描述可知,壶园虽小,但中国私家园林所应有的造园要素,几乎一应俱全,被刘敦桢先生誉为“小园用水池为主景者以此为佳例”(刘敦桢《苏州古典园林》)。而在扬州,也有一座私家园林叫壶园,后可能因为与苏州壶园同名,改为“瓠园”。“瓠”就是大葫芦,古时瓠壶相通,意思是一样的。《庄子》里面有一则故事,说的是惠施认为庄子的理论“大而无当”,就像一个大葫芦,用来装水太软,把它剖开做成瓢,又不知道放在什么地方。惠子觉得并不是葫芦不大,而是没什么用,所以就把它砸了。但庄子认为,世间并不存在无用之物,关键是看你有没有顺着事物的自然本性去用它。比如这个“大瓠”,应该把它系在腰上,遨游四海。“今子有五石之瓠,何不虑以为大樽,而浮于江湖,而忧其瓠落无所容?则夫子犹有蓬之心也夫!”(《庄子.逍遥游》)。可见庄子与惠子精神境界之不同!我们熟知的“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中,铁拐李的过海“神器”,就是他的“葫芦”,只不过,铁拐李的葫芦比惠施想象的更神通广大,他不必把葫芦系于腰间,而是直接坐在上面悠然自得地过了浩瀚的东海。因为他的“葫芦”不仅可以“悬壶济世”,而且可大可小,是一个“乾坤”。

 

八仙过海图(网络图片)

扬州壶园占地也不算大,8亩有余,为扬州何栻所构。扬州壶园构成之时,何氏有诗云:

春到壶园色色新,壶中九华碧崚峋,

阶前竹笋初飞舞,池上扬花渐化萍。

缓步园林日几回,朋簪相对便衔杯。

鹭立凫趋鸥自野,莺歌燕舞鹤能陪,

天花乱坠春如海,门外骊驹莫漫催。

诗中盛赞壶园之盛况,可谓洋洋大观,如此莺歌燕舞、天花乱坠、鹭立凫趋的景色真可谓是“移天缩地在君怀”了。岂是小小的壶园所能罗列包容的?无非是表明“壶中日月”罢了。扬州个园中有一处“壶天自春”,也是这个意思。

 

苏州壶园鸟瞰图(刘敦桢《苏州古典园林》)

壶园1

苏州壶园旧照

苏州壶园平面及鸟瞰

苏州壶园平面及一景(张家骥《中国造园史》)

扬州壶园2

扬州壶园(瓠园、何园、网络图片)

扬州个园壶天自在

扬州个园靠山楼“壶天自春”(笔者拍摄)

中国私家园林,尤其是苏州园林,是典型的“城市山林”、“咫尺山林”。因居于城市,且投资有限,所以往往占地并不是很大,像拙政园这么大的私家园林是极为少见的。拙政园占地78亩,是苏州现存最大的古典园林。如此大的占地,其实并不是中国古典私家园林的理想,也因此,拙政园划分为东、中、西和住宅四个部分,而且,东、中、西三个部分是三个相对独立的园林,由此而论,每个部分也不超过20亩。其实,造园家也并不奢望私家园林有太大的占地面积。但不论最大的拙政园,还是最小的残粒园(占地仅140平方米,也就是一套普通住宅的大小),它们所遵循的空间观念,或者说所要表达的空间观念是毫无二致的。也就是无往不复、生生不息的时空观念。这种观念,无不反映在中国私家园林的堆山理水、造景借景、游园路径乃至建筑等方方面面。(待续)

苏州残粒园平面

苏州残粒园平面(张家骥《中国造园史》)

苏州残粒园

苏州残粒园栝苍亭(张家骥《中国造园史》)

残粒园1

苏州残粒园栝苍亭

残粒园2

苏州残粒园小景

©2016 昆明新正东阳建筑工程设计有限公司   滇ICP备14000856号. 技术支持 云南实创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