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s-主张-观点

白描青岩

/文:饶红

 

青岩的美,是朴素而自然的,也是混杂而丰富的。

青岩,明洪武年间设堡于双狮山下时,因狮子山山色青黛,故称青岩堡。自明代洪武十一年(1378年),在距今青岩东北约一公里处(青岩堡)设屯堡驻军屯田算起,至今已有六百三十多年了。而设青岩司,筑土城墙,则是二百多年以后的事了。明天启三年(1632年),布依族土司班麟贵营建青岩土城,俗称老城。清顺治十七年(1660年)对青岩城进行扩建,并修建了五座城门,成为青岩城的基本格局。其后,清嘉庆三年(1798年)武举袁大鹏进行了一次重修。清咸丰四年(1854年)贵筑县团练总理赵国澍又进行了一次重修,并用巨石垒砌城墙,重修楼阁,建成新城。 



青岩的美是朴素而自然的。 

青岩是典型的“屯堡”,扼守着贵阳的南大门,有“四达之涂”之称。一般的“屯堡”主要的作用是“留军屯田”,但由于青岩位置险要,是“南鄙要害”,因此,青岩还是重要的驿站。中国西南,崇山峻岭,山高路远,险象环生。民风淳朴而彪悍,自古以来就是“南蛮”之地,为中央政府鞭长莫及。因此,许多偏远地方都实行“土司制”,也就是“地方自治,朝廷认可”的管理制度。基本上属于“放任不管”的状态。早期的青岩,也基本如此,因此,青岩的美是朴素的。朴素的街巷、朴素的民居、朴素的墙垣、朴素的石板路。青岩的朴素美,有时让人恍若隔世,令人流连忘返。青岩的美,也是自然的。依山就势,顺其自然,是中国古村落的典型特征,青岩也不例外。街巷高低起伏,宽窄有度;建筑布局不一定讲求方正、平整,随形就势。这都是顺其自然的结果。青岩的自然美,又让人忘却尘嚣,令人惊叹造化。

 

然而,青岩的美,又是混杂而丰富的。

青岩城面积不大,城墙内约三余平方公里,共五门、四街、二十六巷。但就是这么一座小城,却汇集了儒教、道教、佛教、基督教、天主教等多种宗教。加上民间的财神,文昌,祠堂等等,可谓多教并存,和谐共处。虽然中国多教并存的情况并不鲜见,尤其是在南方,但诸多教派汇集于如此一个小镇,实属罕见。也因此,成就了青岩古镇古迹交错,祠堂、庙宇、宫殿、教堂林立的“混杂而丰富”景象。于是,青岩的美是混杂而丰富的。镇内建有九寺、八庙、五阁、四洞、二祠、一宫、一院,且各具特色。城门内外曾有八座牌坊(现存三座)。这样的景象,用“蔚为大观”来形容,也丝毫不过分,也体现了中国文化的包容性。


青岩既为“屯堡”,自然也有战事,号称“攻不破的石头城”。但如果你以此认为青岩是“武夫当道”、“重文轻武”,那就错了。云贵两省,以状元及第而夺魁天下的第一人赵以炯,即出自青岩,而此人正是清咸丰四年重修青岩城的团练总理,赵国澍的次子。至今,“状元府”已成为游人必到的地方。除此之外,还有著名诗人,参加编纂《康熙字典》的清翰林院侍读学士周渔璜;曾任孙中山先生中华民国老市政府众议院秘书长的民国元老平刚先生。

 

 

中国古人,敬畏天地,崇尚文化,但凡写过字的纸,不可乱扔。因此,一般都会在城内或城外建一“字纸楼”或“字纸塔”,以焚烧“字纸”之用。青岩也建有这样的“字纸塔”,且为四层,对文化的重视,由此可见一斑。还有一件趣事也颇有意思。乾隆年间,班氏土司曾经把文昌阁占为衙门,而且一占就是四十多年。直到清道光四年,青岩众乡绅联名状告土司,还居然告赢了!文昌阁才又成为名副其实的文昌阁。

青岩朴素而自然的美,于数年前到青岩时已经令人迷恋。当我第二次到青岩的时候,我不禁惊讶于青岩混杂而丰富的美了。

饶红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三日

©2016 昆明新正东阳建筑工程设计有限公司   滇ICP备14000856号. 技术支持 云南实创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