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s-主张-论文

市场化条件下传统剧场建筑的调整与变革

文字:熊承志

         ------北京人艺演出中心剧场改造考察报告

摘要:近年来,随着社会进步,经济发展,文化产业开始呈现欣欣向荣的发展势头,其中以观众重新回到剧场最为瞩目,其中在这些现象的背后,有着传统剧场为顺应市场、受众生活方式,审美变化,经济条件等要素下进行软,硬件调整变革的努力,本文以有着“中国话剧的典范”之称的北京人艺演出中心为例,从剧场建筑技术及设计理念角度出发进行说明分析,试图透过局部看整体,简要分析国内同类传统观演建筑在市场化条件下的改造更新的得失。

关键词:北京人艺 市场化 首都剧场 改造 实验性小剧场 多种可能性

北京人艺术演出中心位于北京王府井大街22号,其机构成立于200381日,主要由首都剧场,人艺小剧场,北京人艺实验剧场三个剧场的经营与管理为工作重点,市场化后,主要对内承接北京人艺的演出,对外面向国内外优秀艺术表演团队。

首都剧场是人艺演出中心的核心剧场,其功能布局属于经典型的布局,由门厅-观众厅-观众厅二侧休息厅-乐池-舞台-后台-后台办公组成。据说原设计者林乐义在上世纪50年代主持该项目设计的时候是“拷贝”了一个欧洲歌剧院结合我国实际情况略作改动后完成的,因为原来是以歌舞剧场的标准进行的设计,因此在传统镜框式舞台的前面布置了乐池。原设计是1200人的容量,1999年整修时因为提升了设计标准,整体观众容量变为927 人的规模,在计划经济时代,有国家补贴,成本,盈利彼此关系及矛盾并不突出,但进入市场经济后,1000人以下的观众厅做歌舞剧演出在经营上是无法平衡收支的,这样,乐池的设置在1000人左右的歌舞剧院内就出现了功能和实际经营的矛盾,这也是首都剧场调整为不需要交响乐团的话剧剧场的一个重要原因,市场要求导致了建筑功能的变化和设计要求的更新。首都剧场目前已不再进行歌舞剧演出,原来的乐池也已经被下部升降机抬起,形成一个镜框式舞台前的伸出式表演区,对于这样的伸出式表演区,目前在建筑界,戏剧界里有着不同的争论,对现代的完全通过电声的演唱会或者是综艺类节目,这样的的节目特点是没有严格的场景要求,没有戏剧的基本要素,对声学的要求也与戏剧的要求不同,这样的演出形式配合外伸式舞台可以达到与观众密切互动的效果,但对于传统的戏剧,从“演”的角度看,目前大部分的剧本场景设计和舞台灯光等还是以这种经典的镜框式舞台为基础做的创作,要适配外伸舞台,势必要从戏剧的原始创作里实现改变,这是各个领域的交叉,经实践检验后才可能成熟,需要各方面的共同探索;从“观”的角度看,笔者在该剧院中观看了人艺的经典剧目《鸟人》的演出,在前排靠边座的位置上看演出,当演员进入外伸表演区时,整个镜框式舞台的背景已经脱离开演员,演员有被孤立于剧外的感觉,场景感受损,此外,因为人艺使用的是舞台上部悬吊麦克的扩声方式,当演员步入该外伸表演区时,上空已无悬吊麦克,造成声能量骤减,影响了演出的效果。

在北京人艺演出中心成立后的改造中,首都剧场观众厅池座的起坡设计始终未进行大调整,一直沿用原设计观众厅座位错排法和走道起缓坡的方式,一方面是客观建筑条件限制,另一方面是人艺人对剧场及剧场文化的透彻理解,而这样的坚持在实际使用中收到了不错的效果,在满足视听的同时,剧场是演员与观众,观众与观众交流的场所,而不仅仅是看演出的一个物质载体。笔者在首都剧场观众厅内行走,可以很放松的与他人谈话聊天。而不用担心脚下会否采空跌倒,这也是大量人艺“铁粉”的共同感受,而目前国内新建剧场,观众厅大量以座位正排法和走道起阶梯的方式为主,更多的是出于对视线,声学利好和观众席排布整齐划一美感的追求,但在舒适度和剧场文化交流传承上欠考虑。由于客观条件限制,国内许多新建剧场观众厅的阶梯式走道对人体工学尺度仅是达到可以使用的标准,使用的实际效果并不舒适,在某种程度上,甚至不一定安全,当然,前述二种不同的设计理念没有绝对的对错,须在具体项目中判断分析。

对于舞台及其机械灯光的设计,首都剧场在原设计中由于时代原因,标准不高,留有些遗憾,在面向市场后,根据现在戏剧发展和观众审美要求,进行了下述调整:一是原设计的第一道面光太靠近舞台,导致第一道面光入射舞台角度太大,灯光打入舞台深度不够,后经过改造,在楼座后部吊顶内增设了第二道面光;其二是原来剧场作为歌舞剧的演出,乐池部分本来不配备耳光的,但后来由于乐池作为外伸舞台使用,导致耳光配备标准要求增加,这样原设计的一道耳光满足不了演出需要,同时原设计的耳光平面上太靠近舞台,使舞台前部的侧光照明不足,为了解决这一问题,首都剧场在二层包厢前端另设灯光架增设了包厢光,但剧场内部的美观和观众容量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首都剧场后台布置上同样可以看到市场化后发生的变化,计划经济时期,演出频次不多,后台布景出入场口设置一个,出入兼用即可,市场化后,演出变得频繁,剧场不同剧目的演出时间间隔很短,为提升布景效率,出入场口改为设置二个,一出一进,方便舞台的拆装布景,成倍数的提升了后台装台效率,也为经营效益的提升创造了条件。

北京人艺的另一项市场化举措是通过创建实验性剧场而闻名并在市场、艺术领域及与网络传媒的合作上都取得了巨大成功。

北京人艺小剧场使用面积450㎡,最多可容纳260人,原来是旧有的职工食堂,通过改造而成实验性剧场,此类型的小型剧场特点是观演人数少,舞台和观众席机动灵活,观演关系密切,有时候甚至舞台渗透在观众席中,借助了现代舞台声光设备与技术,小剧场与传统的剧场不同:小剧场规模和观演模式更符合现代人的生活方式和审美习惯。类似的小剧场在国外被戏剧界命名为“实验性”剧场,由此而得名。实验性小剧场一般通常为依据演出要求在一个较为方整的室内临时搭建演出空间(舞台),在演出布景搭建完成后,再根据原计划好的观众容量布置观众席。

目前国内新建的小型实验性剧场基本以人艺小剧场为参考蓝本改善调整而来,这些小型实验剧场尽管规模小,但布景,舞美不会因此就简陋,进出布景的通道和开口设计与普通剧场相当;演员上下场口因为不同的剧目会有不同,因此在设计时可提供多种可能性,根据剧目需要,剧场周边可以设置一个规模适宜的跑场道;化妆,服装室就近与跑场道相联系,有条件的可以在小剧场跑场道附近设置一个抢妆室,以提供主要演员休息和换妆使用,另外应考虑一部分储藏空间,一方面储存部分观众席坐椅,另一方面因为此类小剧场有时候可兼顾电视节目录制,拍摄MTV的功能,预留一部分空间可根据使用要求酌情改变其功能,扩大其适用性。

小剧场下部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宜整体下挖成台仓,上部观演区用钢结构搭建,这样做的目的是切合小剧场在艺术领域的实验性、探索性的特质,提供舞美和表现手法的多种可能性,开挖深度可在3m左右或更深。

从舞台面标高起算,小剧场的整体净高宜在9-10m左右,除了土建结构梁,空调风管等设备,下面到7m左右为设备栅顶,设备栅顶在小剧场上部满铺,以灵活机动布设布景吊杠和舞台灯光,在略高于栅顶标高的周边设置环形天桥一道,目的是便于换景和调整上部机械及舞台灯光,其距风管及土建梁系高度宽度满足一人通行即可(人艺小剧场此位置天桥宽0.9m,距台面高度约5.3m),距剧场地面(以钢结构铺平标高算起)以上4m左右,布设第二道环形天桥,宽度在1.2m左右(人艺小剧场此位置天桥宽0.8m,距台面高度约3.46m),此第二道天桥主要有二个作用,一是可作为观众席;二是其栏杆扶手位置刚好安装舞台灯光。

小剧场的布局因为灵活多变,除了可作为小型剧目的演出外,也适合做现场电视艺术类节目的录制,拍摄MTV节目,具有普通演播室的雏形,从经营上看,小剧场具备的这些特点大大拓展了其经营的价值。

此外,另一个位于首都剧场三楼的北京人艺的实验性小剧场由原宴会厅改造而成,但硬伤是层高太低(约4.5m),远远满足不了戏剧演出需求,目前仅作为电视节目录制商业租赁使用。

北京人艺演出中心剧场经过十多年对原有场馆和设备的改造完善,在国内话剧界场馆硬件改造中走出一条改造创新并市场化的成功道路,并且还在随市场的反应不断更新,成为国内大量同类型剧场的改造范本,并由此引领了国内此类型剧场改造的建筑技术和设计理念的变化,成为后续国内新建同类型剧场建筑设计的重要参考和借鉴。                                         

作者信息:

 第一作者: 熊承志    昆明新正东阳建筑工程设计有限公司

            工程师    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  

 第二作者: 白云      昆明新正东阳建筑工程设计有限公司

            工程师


                                                                                                                                                     

 

 

 

 

 

 

 

©2016 昆明新正东阳建筑工程设计有限公司   滇ICP备14000856号. 技术支持 云南实创电子